19.雷鸣时刻(上)
作者:驿路羁旅      更新:2020-07-27 16:49      字数:4505
  “不!老爸,不!”
  在被撕裂,还有能量余波碰撞湮灭的星穹中,吞妹惊恐的化作一道光扑到老爸身边。
  她将自己的宇宙能量反向注入吞星的精神体中,试图抓住吞星消散的形体,在那飞舞的金色光芒中,她带着哭腔,尖叫到:
  “别这么做!我打赢祂们,群星就会被重塑,你也会变成真的。”
  “别离开我!你要陪在我身边,你要看着我长大的!”
  “你发过誓的!我不准你这么做!”
  “傻孩子。”
  吞星的精神体消散的速度非常快,这是祂自我的选择,自我消亡的意识在促使宇宙能量快速聚集。
  只是眨眼间,厚重的宇宙能量就包裹在吞妹周身。
  吞星残留的意志,则化作于如吞妹一样高的发光人形,落在哭泣的伽娜塔身边。
  祂拥抱着自己哭泣的女儿,祂抚摸着吞妹的头发,祂说:
  “同一个世界里,只能有一个吞星,这是无法违背的规则。”
  “你的成长超乎我的预料,孩子,你也已经找到了你要走的路,这让我很欣慰,或许,或许我真的如你所说,是一个顽固的老头子。”
  “但不管怎么样,我都是为了你好。”
  吞星轻轻拍了拍女儿的肩膀,祂说:
  “吃掉这些能量吧,让你的饱食度达到100。只有这样,你才能在与外神的战斗中立于不败之地。”
  吞妹在抽泣,她抱着老爸,一个劲的摇头。
  尽管平日里和老爸的关系并不好,但在这离别之时,她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悲伤,她和老爸在这陌生的宇宙里相依为命。
  现在,连老爸也要离开她了。
  “我接下来要说的话,很重要,你一定要认真听。”
  吞星的人形实体低下头,对抽泣的吞妹说:
  “若你下定决心不愿意经历纪元更迭,那么不管战斗的结果如何,伽娜塔,你都必须赶在这片群星重塑完成前离开,回去主宇宙。”
  “你并非是这群星中诞生的实体,你的存在便会干扰阻断它的重塑。”
  “如果你反抗这个宇宙对你施加的象征性,那么它的能量就会压在你身上,会将你彻底压碎,我会在主宇宙为你打开离开的通道”
  “记住,千万不要逗留。”
  宇宙大神对自己的女儿严肃的叮嘱到:
  “只要它重塑完毕,你和你的朋友们,也终会有再见之时。”
  “嗯。”
  吞妹抽了抽鼻子,擦了擦脸上的泪水,她对老爸使劲点头。
  但很快,吞妹就从老爸的临别赠语里发现了另一个问题。
  她看着自己即将消散的老爸,她问到:
  “但梅林呢?他也是实体,而且他也不是这个群星中诞生的”
  “他,不需要管他!”
  吞星大神眺望着战场,对自己的女儿说:
  “他既然已经走上了这条路,必然就已经做出了选择,他那样执拗的灵魂,是劝不动的。”
  吞星的意识消散到最后,只剩下了一个虚弱的发光体。
  祂从未如此温柔,俯身在满脸泪痕的女儿额头处轻轻一吻,就如温暖的手抚摸在吞妹头顶。
  下一秒,光影于吞妹手中消散,伽娜塔茫然的看着双手中缠绕的星点,她失去祂了。
  祂的父亲离开了。
  但这并不是永别,只要吞妹能躲开宇宙重塑的最后时刻,这对父女就终会在主宇宙中相聚。
  吞妹跪坐在这一片闪耀的能量中,那是父亲留给她的食物。
  她伸手握住一块紫色的能量团,回头看了一眼远方的战场,一股执拗的光在吞妹漂亮的眼中亮起,她已下定决心。
  那么接下来
  战斗吧!
  “唰”
  吞妹还带着泪痕,将手中的能量团送入嘴里,她之前消耗的饱食度快速回升。
  她并不知道饱食度到达100会发生什么。
  但从父亲的临别赠言来看,只要她能到达那个层次,就必然会握住能决定战场胜负的力量她会赢!
  这个世界会赢!
  梅林也会赢!
  “稍等一下,再等一下,马上就好”
  吞妹的嘴里塞满了能量团,她的脸颊被撑起,她艰难的咀嚼,就像是贪吃的小松鼠一样。
  伴随着饱食度越来越接近100,一团金色的光也在吞妹眼前亮起,那光舞动着,一点一点的将她娇小的躯体包裹起来。
  “坚持住!”
  “我就来了,我很快就来了坚持住!”
  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  另一边,先行离开吞星和吞妹对峙战场的神威雷神冲入宇宙中心,她一眼就看到了这片被压缩的星空平面上,那惨绝人寰的场面。
  外神正在和死亡战斗,死亡处于绝对的劣势。
  而在那身披黑袍,背生双翼的外神身后,矗立着数以百计的死亡冰雕。
  散发着寒气的冰柱中封存着那些不屈的战士,他们脸上还保留着狂战的愤怒,但失去光泽的眼中却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色彩。
  他们死了。
  他们死在战场上,被以这种方式永久的存于死亡降临之时。
  而在冰雕之外,还有克拉克崩溃的躯体,就如粉碎了一半的雕塑,在那勇敢者脚下,战争女神戴安娜倒在血泊中。
  那热情而又勇敢的女士双眼瞪得大大的,眼中还有残存的火光,她手里握着断裂的火神之剑,还有被扯断的神力套索。
  至尊绿灯破碎的灯戒就在戴安娜手边的血泊中。
  它的主人已经粉身碎骨。
  绿巨人和女绿巨人相拥着盘坐于冰柱之外,他们身上盖满了白色的冰霜,那些可恶的冰块抽走了他们永不停息的最后一缕愤怒,将他们最后的生息也封存于阴寒之中。
  战场边缘,力竭而亡的神君杜姆被安放在原地,他的面甲破碎,露出了被烧伤过的脸,无限手套已经被传递到史蒂夫手中。
  队长满身是血,一手握住残破的盾牌,一手紧握无限手套,正在和那外神竭力死斗。
  继承了沙赞神力的托尼斯塔克在协助他,但托尼被神力改造的超级马克战甲也已经缺失了一大部分。
  他体表皆是黑色的死霜。
  绯红女巫又陷入了那种失控的状态,但这一次旺达却将所有的疯狂都倾泻在外神身上。
  杜姆的死给她造成了可怕的打击。
  简的目光扫过一片狼藉的战场,英雄们已经死伤殆尽,战斗的惨烈超乎她的想象,即便是在最恐怖的梦境中,她也未曾预见过如此可怕的场景。
  但,托尔呢?
  她的爱人呢?
  托尔在哪?
  “托尔!”
  手握神锤的女雷神飞快的冲入战场,她躲开乱舞的死亡剑影,飞入那阴森恐怖的冰雕群中,很快,她便发现了托尔的身影。
  自己的爱人就倒在那寒冷的冰霜之中,他身边丢着被砍断的永恒之枪,有跳动电弧的鲜血从他身下流淌,托尔仅剩下的右手放在眼前的冰柱上。
  鲜血在那冰柱上流下,已经被彻底冻结。
  “唰”
  简落在托尔身边,她将昏迷的托尔抱起,她看到了托尔眼前那冰柱中的人。
  希芙。
  阿斯加德的将军希芙,托尔的另一位红颜知己。
  希芙被封冻在那冰柱中,她维持着持剑冲锋的姿态,双眼执着,嘴巴微张,似乎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还要发出不屈的战吼。
  “奥丁在上啊。”
  简的眼神中充盈了悲伤,她抱着昏迷的托尔,向四周看去,在那冰雕中,皆是她所熟悉的英雄们。
  镭射眼,白皇后,纳摩,亚瑟,美杜莎,在冰柱最前方,是被封存在寒霜中的黑蝠王,那位沉默的国王张开双臂,似乎要保护身后的妻子。
  但面对外神,他没能做到
  嗯?不对!
  黑蝠王还活着!
  “砰”
  简的战锤狠狠的砸在黑蝠王的冰柱上。
  在雷电轰鸣中,那坚固的寒冰被整个破开,虚弱的黑蝠王就如窒息的溺水者,气喘吁吁的倒在地上,又被简扛起。
  这个发现让简眼中亮起光芒。
  她拖着两个男人,手持战锤在那冰雕中快速奔跑,她在寻找着其他还活着的英雄们。
  但结果却让人失望。
  “砰”
  第四颗冰柱被破开,被冻得瑟瑟发抖的渡鸦少女瑞雯被解救出来,在她眼前,同样被救出来的,身穿地狱蝙蝠盔甲的蝙蝠侠伸手扶住了她。
  在蝙蝠侠身边,是互相搀扶着行走的黑蝠王和万磁王。
  就剩他们几个了。
  “继续战斗!”
  瑞雯抖了抖身上的寒霜,她看着前方乱战的战场,队长已经顶不住了。
  那死亡外神用数次剑影劈砍,将队长手中的盾牌斩裂,史蒂夫只能靠手中的无限手套继续抵抗。
  “轰”
  绯红色的烈焰翻腾起来,旺达裹挟着万丈火焰疾驰而来,在死亡与泰瑞昂的交手之中,以不惜一切的架势,狠狠的撞在了泰瑞昂背后。
  外神被混沌能量撞得一个趔趄,让祂挥出的剑刃走形,让史蒂夫险之又险的躲开了致命的剑锋。
  托尼抓住史蒂夫的肩膀,要将他带离这险境。
  但外神挥手抓起旺达,包裹着黑暗的手指刺穿绯红魔力,拗断旺达的脖颈,又将女巫用作战锤,狠狠的砸在托尼和队长身上。
  祂的披风被点燃,连带着灰白色的长发都在燃烧,让祂看上去颇为狼狈。
  这外神被逼到了从未想过的劣势,在巨凶兽和上帝联手塑造的疆域中,祂已经举步维艰,祂必须清除掉这些难缠的干扰者。
  “死亡降临!”
  泰瑞昂如幽影一样大步冲到队长身前,手中冰寒的白霜利刃反握着刺下,托尼要合身撞过来,替队长挡住这一击,却被史蒂夫一把推开。
  “抱歉,我只能走到这里了,剩下的,交给你了!”
  全身浴血的队长将无限手套塞入托尼手中,又用最后的力量将托尼掀飞出去,而他本人,则被那把寒霜之剑从背后贯穿。
  那张脸。
  那张布满了血污,尽是不屈的脸上最后的表情也凝固下来。
  “唰”
  利刃抽出,队长的躯体从伤口处冰封,托尼在空中飞舞,他怀中抱着死去的旺达,还有无限手套,他泪流满面。
  这个浪子从未想过,自己会亲身经历这所有的一切。
  他狼狈的倒在压缩群星的平面上,他爬起来,颤颤巍巍的将怀中死去的绯红女巫,轻柔的放在杜姆的尸体边。
  他站起身,摇摇晃晃的要将无限手套戴在自己手上。
  但他现在的状况,带上那东西,也最多就只能发出一次攻击,就会和杜姆一样,被抽光能量,力竭而亡。
  但他已经不在乎了。
  “我要杀了你!”
  托尼咬着牙,朝着战场走去,他看到了,在黑色的渡鸦状烈焰的翻滚中,逃得一命的瑞雯和万磁王再次冲入战场。
  烈火纷飞在他眼前形成了一幕绚丽到不真切的画面,就好像那是另一个在燃烧的世界。
  黑蝠王被简带着落在托尼身侧,沉默之王抓过托尼手中的无限手套,戴在自己手上,无限宝石的光展放出来。
  下一刻,一道从未有过的,扫灭万物的声波爆发出来。
  “外神!死啊!!!”
  “轰轰轰”
  集束的声波撕裂黑色的火焰,精准的轰在泰瑞昂身上,死界之王就像是身处狂风之中,祂残破的长袍和燃烧的头发都被吹的向后摇摆。
  祂的身体向前倾斜,左手前倾,试图在这毁灭的音波中停稳脚步。
  祂看着黑蝠王,在手臂摇曳中,那把寒气四溢的白霜之剑抛出,在出手的瞬间就撕裂空间,于无形之处窜出,刺穿了黑蝠王的心脏。
  沉默之王的身体被这利刃带着向后飞动,在生命最后,他将染血的手套摘下,丢给了身前的蝙蝠侠。
  “哐”
  被冰封的黑蝠王倒在群星之上,在意识模糊的时刻,他艰难的扭过头,看向冰封着妻子的冰柱。
  他艰难的伸出染血的手,就像是要去最后触摸一次妻子的长发。
  布鲁斯接过手套,他甚至没有时间去犹豫,去思考,去悲伤。
  他将手套戴在手中,目光落在冰雕前那崩溃的克拉克的躯体上,那是他的老朋友,他死了
  自己
  自己要复仇!
  跨过那条线吧
  这是为了这方世界!
  “嗡”
  蝙蝠侠的战盔之下,那双眼中亮起幽蓝色的光,燃烧的群星在他眼中尽数褪色。
  在无限手套的加持下,他的身影越过战场,出现在失去武器的外神眼前。
  “哗”
  布鲁斯以极端的灵活矮身躲过泰瑞昂打来的拳头,他如最致命的刺客,在死亡符咒的威能加持中,用扣着无限手套的手,托在了泰瑞昂的下巴上。
  “噗”
  紫色力量塑造的袖剑于泰瑞昂下巴刺入,于祂脑后穿出,这覆盖死亡神力的一击让泰瑞昂的躯体猛地震动了一下。
  祂的双臂也低垂下来,就像是在这致命刺杀之下,真正失去了生命一样。
  祂死了?
  这个恐怖的外神死了?
  祂也理应死了吧
  结束了吗?
  “退开!”
  巨凶兽的咆哮于阴影中爆起,犹如雷鸣。
  与此同时,死界之王低垂下的手指动了动,一把黑色光线组成的剑,于贴近的姿态中,向上洞穿了蝙蝠侠的盔甲。
  同时洞穿了他的心脏。
  “我已不再有怀疑,亦不再有疑问,你们都是最优秀的战士,多么伟大的同行者!”
  被刺穿头颅的泰瑞昂活动了一下脖子,他伸出手,放在布鲁斯颤抖的肩膀上,他看着痛苦的蝙蝠侠。
  他说:
  “我开始嫉妒梅林了,他能有你们这样的朋友,真是个幸运的家伙。”
  “但我猜他没告诉你,你所用的,是属于我的力量。”
  “你不该,用它对付我的。”